社情民意调查热线:028-12340

【中工网】四川:农民工愿重金购房不愿落户

2016-11-01  浏览量:513 次

重金在城市买房却不愿落户城市?这样看似不合逻辑的事,却是四川巴中农民工李国斌真真切切的选择,而这在农民工群体中并非个别现象。官方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巴中市城镇常住人口超过124万,其中城市户籍人口80余万。这意味着有约40万常住人口仍是农村户籍。

曾几何时,告别家乡,走进城市,是农民工们向往的生活,而当利好政策摆在眼前,不少人却选择拒绝落户,缘何如此?《工人日报》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农民工普遍认为“城镇户口虽有一定吸引力,但当农民更踏实”。

为了保户口,放弃享优惠

2014年,国家提出“建立城乡统一户口登记制度”“到2020年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意味着城市大门已逐步向农村人口敞开。然而时隔两年,多省市多次开展了针对农民工的调查,发现相当一部分农民工进城购房意愿强烈,但对落户城镇政策并不十分“感冒”,一份来自去年四川省统计局对9个城市进城务工人员的调查显示,超过50%受访者不愿改变农民身份。

巴中市巴州区光辉乡村民李国斌在城里里做了20多年建筑工人,今年年初他一咬牙拿出40多万元,以每平方米4000多元的价格在巴中买了一套百余平方米的商品房,成了城里的有房一族。其实,他可以通过更轻松实惠的方式在城里购房,但李国斌选择了放弃。

四川省两年前放开了除成都以外其他大中小城市和建制镇的落户限制。今年,中央提出“加快农民工市民化,推进以满足新市民为出发点的住房制度改革”。据了解,为鼓励农民工进城购房,全国已有超过50个城市发布专门针对农民工进城购房的补贴优惠政策。巴中市提出,凡购买新的普通商品房,将按不同区域依据房屋建筑面积给予每平方米100元至200元不等的补助,购买首套房可享受贷款优惠,前提是所买房子需在均价以上,同时必须将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

已经44岁的李国斌不是不想享受优惠,但一听说要迁户口,立马就摇起了头。为何要如此坚定地保住农村户口?他告诉记者,自己多年来在城里做建筑工人,就业、收入都不稳定,而巴中市本身企业不多,就业机会较少,户籍留在农村,家里还有“一亩三分田”作为后路,若举家将户籍迁至城市,一旦找不到工作连生计都成问题。他同时表示,身边很多在城里买房的农民工伙伴也都不愿意转为城镇户籍。

李国斌的话不假。数据显示,到去年底,巴中农村户籍人口共298.68万,比实际农村常住人口的207.97万多了近100万。这意味着有100万农民工去了巴中城市或其他以外地区,但户籍仍在农村。

“城镇户口好,当农民更踏实”

新型城镇化的目标,是让农民工变成城镇新市民,享受城市社保、医疗、教育等各项公共服务,但农民工群体对此回应平平。《工人日报》记者近日来到四川省最大的人力资源市场——成都市锦江区人力资源市场,就“是否愿落户城镇”对聚集在这里的农民工们进行了普遍询问。得到的回答是:当前城镇户口的含金量还不足以让他们主动放弃自己目前仍然赖以生存的土地。

在成都打工的许艳容是四川乐山人,多年在外打工有了些积蓄后,去年在四川乐山城区购买了新房,与李国斌一样,她也未将户口从农村转移至城镇。

许艳容告诉记者,进城购房仍保留农民身份,意味着自己可继续享有农村土地承包权、宅基地权等特殊权利,其中包括当前国家给予的各项惠农补贴,以及当集体所有地被征收或征用时能够获得的征地补偿。在医疗保障方面,她则能够继续享受政府补助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乐山城镇户口并未让她感到有超越于此的诱惑力。

此前四川统计局调查发现,住房、养老和子女义务教育是当前农民工市民化的主要诉求。因此基于公共服务考量,农民工普遍更看好省内大中城市。由于国家目前开放的仅是三四线城市户口,且随着近年来城乡差距的缩小,农民工普遍反映这些城市的户口含金量相比于农村并不具备更多优势。

“当身份的改变不仅没带来实惠,反而意味着更多专属权利的失去,谁都会做出更加有利于自己的选择。”许艳容认为,从现实出发,当前落户城镇显然不如继续做农民来得踏实。

完善保障制度,为城镇化“添人气”

事实上,早在201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对全国大样本调查数据分析后发现,农民工对于落户城镇回应并不热烈,有此意愿的仅占总数的四分之一左右。时隔6年,中国社科院再次对“中西部农民向城镇转移意愿分布”进行调查,数据显示,其中“很想”的占11.83%、“比较想”的占21.73%、“一般”的占17.45%、“不太想”的占24.82%、“完全不想”的占24.13%。也就是说,约有一半农民不想进城。《中国人口科学》近期发布的一项研究成果则指出,近5年来,农民工大量回流,且落户定居城市的行为和意愿不进反退。

不少专家认为,对于农民工不愿“农转非”的现象应该理性看待。四川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增强农民工“农转非”的意愿关键要算清账。其中包括城市逐步完善社会保障制度,改变农民工主要依靠家庭保障的传统方式;加大保障房建设力度,将农民工纳入各类保障房体系中,提升城市对农民工的吸引力,让新市民共享城市公共服务。“国家推进城镇化建设绝非单一对城镇化率的追求”,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总规划师、规划院院长沈迟提醒称,要谨防城镇化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户口城镇化,合理状态下应是农民工通过稳定就业而成为真正的城镇户籍人口。

“还需考虑到对农民工就业能力的提升,以更加完善的保障制度为城镇化发展‘添人气’。”中国电子科技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师辜毅提出,政府应当加大普通学历教育的资金投入力度,保证农民工及其子女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并完成相应的基础教育;另一方面,还应重视职业教育,强化农民工的职业培训力度,提升农民工融入社会的就业能力、职业转化能力以及创业能力。

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曾公开表示,希望农民工能够到生活成本相对较低的中小城市定居发展,未来政府也将通过公共资源配置尽力改变中小城市和大城市间差距,吸引更多企业布局中小城市,让农民工在城镇化建设中实现安居乐业。中国社科院城市所研究员牛凤瑞则建议,国家应该因城施策,对于一些人口虽超过500万但仍有发展空间的城市,仍可吸纳农民工转为市民。

 

地址:成都市二环路西一段108号 电话:028-87042305  四川省社情民意调查中心 

Copyright © 2012

许可证编号:ICP12015325-1